欧阳玖

来来来!土方组的糖!!!

官方撒糖最为致命!!!

(最后一张来着清光的灿烂微笑😊)

今天看完第九集,我想说……
我想上天!与太阳肩并肩!!!
萤宝太可爱了!!!!!

第二张……(捂鼻)恩,福利。

呵,一群戏精们……
至于枪战……话说那真的是水枪吗?!真的是吗?!我好像买了假的水枪。

真的……官方撒糖最为致命(躺)这集土方组甜掉牙了。(是你的牙齿不好,XX)

等你的日子【药X审】

苏暮语嫣:

二.等你第一天(情人节) 


 半夜爆肝更新完第二篇,这篇粗长,真的。(快夸我


  伪鹤审,伪鹤审,伪鹤审(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时间线有私设


不喜勿喷    第一篇在这里


——————————————————————————————


 柔和的月光倒映在那双紫色的眼眸里,好像使你陷入美妙的梦境,而不愿走出。对面的人温柔地看着你,凑近耳旁轻轻地说道:


  “大将,等我回来……” 
   
 
  “啊啊啊——”审神者顿时脸颊一片绯红,心脏像小鹿似得撞完南墙撞北墙。审神者整个人趴在餐桌上,即使桌子上有烛切台光忠亲手制作的美味佳肴而现在也无心触碰。 
 
  “哇!哈哈哈,吓到了吧。” 
  
   一位衣着雪白的付丧神突然出现在审神者的背后,从审神者的视角上看去,到还真像只“鹤”啊,只不过……这只“鹤”有点闹啊,审神者心里想着。 
    要是以前的话,审神者早就一拳打过去了,但是现在审神者只是白了他一眼,然后哀叹了一口气。 
   
 “唉——” 
  
 “哎呀,主公这个样子还真是吓到我了,饭都快吃进鼻子里了哦,光坊做的这么好吃的佳肴可不能浪费啊。”看到对方没反应,于是打掉恶作剧的念头坐在审神者的对面。 
  “主公看样子是有什么烦恼吧,要不向我倾诉一下?说不定能帮到主公哦。” 
   “别。”审神者下意识地拒绝了然后又白了鹤丸国永一眼。 
  “你别给我惊吓我就谢天谢地了。” 
   “诶——主公这么说还真是让人伤心啊,不过也不难猜啊吧,是关于药研君吧?” 
     审神者猛地抬起头,有些惊愕地看着鹤丸国永:“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看到审神者的反应,鹤丸国永叹了一口气道:“唉,我的主公大人,这件事整个本丸早就知道了好吗?!主公你也是真够迟钝啊。” 
  “等等!”审神者猛地起身,瞬间把坐在对面的鹤丸拉进距离。 
  “你是说,药研早就……喜欢我了?”审神者小心翼翼地问道。 
  “啊,是啊,我说主公,不会吧,你现在才知道?这还真是吓到我了。”鹤丸国永有些不适应和审神者这么近的距离,有些惊讶地说道。 
  
 “啊啊啊——” 
   


   审神者整个人重新趴在桌子上陷入绝望 
“我还真是差劲啊……” 
    
“对了,刚刚我在主公的屋里看见了日历表(模糊不清)”鹤丸国永随手拿了个牡丹饼边吃边说着。 
“咳咳咳!光坊做的牡丹饼越来越好吃了……哦哦哦!对了,刚才我看见主公今日的日历表写的好像是……情人节?   诶,主公,那是什么节日?” 
   


   一瞬间鹤丸国永好像听见有什么东西碎掉了。 
   审神者顿时连爬起来的力气也没有了“我不想解释……” 
 
   这时,随身携带的护身符不知什么时候滑落在桌旁,在那个紫色的护身符上,缝纫着秀气的“玖”字,审神者看着护身符不禁发起了呆。 
   什么时候呢?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药研呢? 


   是在出阵前自信满满地对自己说:“交给我吧!大将。”? 
   
   是在战场上能够安心的把自己的后背交给对方的安全感? 
 
   是在自己伤心时整夜的陪伴? 
 
   是在自己受伤时的责备和悉心照顾? 
 
   还是……见他的第一眼? 
 
  谁知道呢,也许是更早也说不定。 
   
“喂喂!发呆了?在我的面前去想别的刀是不是不太好?”鹤丸国永一脸怨气的看着自己。 
“主公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啊,在你们那里情人节是什么啊?” 
“情人节就是情人之间过的节呗,字面意思。”审神者边说边收拾碗筷准备往厨房送去。 
 
  “那今年……我陪你过怎么样?” 
  
    审神者脚下一顿,有些吃惊地看向他,只见温和的阳光撒在对方身上,那个充满阳光的笑容这时显得更加灿烂 ,像一个小太阳似的退散了审神者刚才都有的阴霾。 
 “好啊……”审神者不受控制的答应了下来,这个回答连自己都有些吃惊,毕竟这个时候好像根本无法拒绝吧。 
 
  “诶————主公太狡猾了!我也要和主公过情人节!”乱藤四郎不知什么时候跑到审神者的身边抗议着。 
  “就是嘛!主公可不要偏心哦,这个时候不是人越多越好吗?对吧,骨喰。” 
  “嗯,我们会陪着主公的。”骨喰面不改色的说道。 
  “主公不是药研哥的人妻吗?我也好想让人妻陪我过情人节啊!”包丁藤四郎一脸委屈地看着审神者。 
  “人妻……”你妹的人妻,你全家都是人妻,审神者心里吐槽着。 
     五虎退抱着小老虎小声地说道:“药研哥不在,我…我们都很想陪着主公。” 
 “毕竟大家都想让主公更开心些嘛~”混在短刀里某只大太刀说道。 
 
   不知为什么,有一种莫名的情绪涌上心头,大家总是在自己最伤心时默默地陪伴着自己。真的,有你们,真好。 
 
   审神者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弯下腰抱了抱身边的付丧神们,轻声地说道:“谢谢大家。”而这时看见不远处鹤丸向自己比了一个“V”字。 
  审神者顿时愣了愣,片刻就明白了其中的含义,这大概是情人节收到最好的礼物吧,谢谢你,鹤丸。审神者嘴角轻轻上扬,向鹤丸笑了笑。 
 
 “这样吧,大家下午一起去集市买年货怎么样?” 


 


 


 


     我当时为什么要提出这个提议?


    审神者一脸怨气地看着周围成双成对的小情侣们。


    情人节的话在家里蹲着不是挺好的吗?!何必要自讨苦吃!!!


    审神者绝望地望着被夕阳熏染的天空,似乎想把天看破一个洞。


 “主公——快走啦!大家都在前面等着你呢!”鲶尾藤四郎跑上前来拉住审神者的手,期待地看着她。


 “诶……罢了,难得他们这么有兴致,也不想破坏这个气氛啊”审神者想着,于是随着鲶尾的脚步加快步伐跑到付丧神们的面前。


“主公好慢啊。”乱藤四郎小声的抱怨着。


“抱歉抱歉,一会给乱买可爱的衣服怎么样?”话刚说完,乱瞬间换成一双期待地眼神看着审神者。 于是看向博多藤四郎并揉了揉对方头道:"这次本丸的开支就交给你了哦!”说完把大部分小判交给对方。


 “本丸资金的事情就交给我吧!”博多藤四郎信誓旦旦地说道 ,然后把小判分发给众人,每个付丧神都携带着小判跑向自己中意的地方。


 “噗,还真是一群小孩子啊,只不过……”有一个付丧神却让人有些意外。


 “鹤丸你不去吗?”审神者看着四周观望的鹤丸国永顿时有些惊奇,要是以前的话这只“鹤”早就不知道飞哪里去了。


   鹤丸国永把目光转移在审神者的身上微微一笑,“因为我主公你说好了啊,今天陪你过情人节。”


   看着那个微笑,不知道为什么脑海中渐渐地浮现出那个人的影子


  “大将……”


   审神者脸颊突然一片绯红,小声地说道:“谢谢……”


 “不过……今天的人还真是多啊。”审神者看着这人山人海的集市突然有些头疼,平常最怕的就是逛街,现在整条街上到处都是成双成对的情路手牵着手,说是不羡慕是不可能的,不知道在安土那个年代,药研他一个人…怎么样了?审神者边想着边买下来了对联和福字,“唔……这两个哪个比较好呢?鹤……”这时审神者才发现鹤丸国永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哼,刚才谁信誓旦旦地对我说要陪我过情人节来着,唉……”审神者扫兴地看着两手的福字,然后顺便挑了一个卖了下来,这时审神者察觉左边有一个黑影,刚想回头就看见一个带着狐狸面具的付丧神突然出现在审神者的眼前。


  “哇!哈哈哈,主公有没有被吓到?”说着鹤丸国永摘下狐狸面具调皮地看向审神者。


  “没有。”审神者直接否决对方不再理他,而鹤丸国永却凑上前来,不知在哪里变出一个“鹤”形的糖人。“锵!给你的哦,别生气了,算是刚才我的赔礼?”


   “噗,算了。”审神者松了口气,视线突然被鹤丸国永身后的小摊位吸引然后迅速跑过去,那个正好是审神者思念很久的打气球游戏,虽然看起来很幼稚,但是却勾起了她很多美好的回忆。


  “走了!鹤丸!”审神者向鹤丸挥了挥手跑过去,夕阳的余晖洒在她的脸颊,大海的眼眸仿佛是沙滩上的明珠,那单纯,纯洁的笑容在倒映在鹤丸国永的脑海中久久不能挥散。


  “如果时间定格在这一瞬间,那该多好……”鹤丸国永囔囔地说着。


  


  “您是喜欢那位小姐的对吧,鹤丸国永先生。”一个突兀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鹤丸国永十分惊讶,竟然在自己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出现自己的身边,这是以前从未出现的状况。鹤丸国永迅速地与对方拉开些距离,这才看见那个人全貌。


   她身穿一身从未见过的紫衣,过大的连衣帽遮住了眼部,在衣帽下隐隐约约的能看见雪白的面纱,在这种热闹杂乱的环境下那个人却显得有些格格不入,而那个人的声音好像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吸引力。


  “您是喜欢那位小姐吧,要不要和我做个交易?”那个声音又出现在鹤丸的耳边。


  “不对劲……”鹤丸国永狠狠地掐了下自己,一阵吃痛后瞬间清醒,右手搭在本体的刀柄上。


  “你什么意思。”鹤丸国永警惕地看着她的一举一动,手握刀柄的力气又加大了几分。


  “我警告你,别在她身上打什么歪主意。”


  “怎敢怎敢,我只是很好奇,先生既然喜欢那位小姐,为什么不去表达自己的心意呢?”


     鹤丸国永沉默片刻,目光转向远方那个女孩,囔囔地说道:“喜欢的话,一定要得到吗?”


     因为我知道,她的心不在我这,不属于我的永远不会是我的,既然已经知道结局,倒不如……把这份喜欢的心情藏起来,默默地去守护她。


  鹤丸国永换成轻松的语气对她说道:“我呢,只是她的刀剑而已,守护主公是作为刀剑的使命直至折断,仅此而已,这位小姐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告辞。”说完鹤丸国永转身准备离去。


  “等一下。”那个人从长袖下拿出一个血红色的护身符交给鹤丸国永,说:“第一次见面算是缘分,这个就请您收下吧,据说这个护身符可以保护自己喜欢的人哦,加油吧,鹤丸国永先生。”


   鹤丸国永看着这个血红色的护身符不禁发起了呆“保护自己喜欢的人……诶?等等”鹤丸国永回过神来寻找那个人的身影此刻却不见踪影。


  “奇怪……”


  “什么奇怪不奇怪的,怎么了?”审神者突然出现在鹤丸国永身边。


  “啊啊,没…没什么,主公你怎么不打声招呼啊,这还真是吓到我了。”鹤丸国永迅速地握紧手中的护身符放进口袋内,镇定地问道:“主公打完了?”


   “恩!终于痛快了一把,看!这是我得到的奖品哦!”审神者把一个羽翼般的别针拿给鹤丸国永看。“这个就送给鹤丸啦!”


  “诶?给我的吗?”鹤丸刚想伸出的手顿时又收了回去。“主公送给自己喜欢的人不是更好吗?”鹤丸国永微笑地看着她然后转身说着:“走喽走喽~”


    这样真的好吗?鹤丸国永看着即将消失的余晖


    既然知道结局,倒不如把这份感情扼杀在起点,最后的痛苦只由我一个人来承受着好了,鹤丸国永心里想着。  


——————————————————————————————


药:我怎么感觉我有点绿?


审:咳咳…… 那只是你的错觉。


相信我对药哥是真爱!!!


好吧我知道这篇对鹤球有点残忍( 抱着鹤球痛哭),相信阿路姬是爱你的!!!(花式比心)


最后我再吐槽几句话吧,今天是情人节,不宜出门,不宜出门,不宜出门……真的。


小龙?不存在的。(来自一位非洲人的怒吼)


 


 


感谢小天使们能够读到这里,  祝大家情人节快乐,愿你们早日锻出自己的小龙。
 

 
    


 


    
   
   



  说真的,今天情人节婶婶我也不想多说啥……但是小天使你再这样样的话我可真的生气了😂😂😂
嫉妒是魔鬼😂😂😂

截到一些不得了的东西(最后一张没截好QAQ)

截到了一些不得了的图片……(截图好累😂😂😂)

截到一些图……(截了好几遍QAQ)
日常大太刀欺负打刀23333

【高王】(花吐梗)【2】

喜欢的请点一下小红心❤和小蓝手

梨子酒:

 作者【联文】:梨子酒, @欧阳玖
—————————————————————————————
王杰希和高英杰离开后,一脸懵逼的周烨柏问:“队长走了……我们怎么办?”
  柳非恨铁不成钢地敲了一下周烨柏的头,说:“还能怎么办?当然是回去啊!”


  兴许是环境治理终于有了用处,这几天的B市空气质量格外的好,在夜晚抬头甚至能看见不少星星落在深色的大布上,一晃一晃的、晶亮晶亮的。
  高英杰很喜欢这样的夜空,因为他看着天空就像看见自家队长洒满星辰般的眼睛。
  “英杰。”
  “嗯?队长,怎么咳咳——咳咳!”高英杰回神,正回话时,嗓子却突然很痛,紧接着痛的便是一股腥甜涌上。高英杰忙捂住嘴微微侧身猛地咳嗽起来。见此,王杰希伸手轻轻拍着英杰的背,等他咳完停下,问:“好点了?”
  “嗯,谢谢队长。”高英杰因为咳嗽缺氧脸涨得通红,他深呼吸几次,然后把手放到外套口袋里,很快又拿了出来。
  王杰希注意到了高英杰的小动作,皱了皱眉,却什么也没说。
  “英杰,以后微草就交给你们了。”王杰希进宿舍门前说。
  “队长,能不能……”高英杰看着王杰希的眼睛,终是失去了挽留的勇气,“好……”
  但是队长,我恐怕要辜负你的期望了……
  高英杰无力地坐在床上,右手心摊开,那是一朵带有血丝的粉红色的花儿。
  “我的时间……恐怕不多了。”


  王杰希收拾好行李后,抬头看着这个住了近十年的宿舍。
  十年。时间竟过得这么快。虽然嘴上什么都不说,但是心里还是有点舍不得,舍不得记载了年少记忆的微草,也舍不得一直小心保护着的他……
  顿时,王杰希的脑海中又浮现出那个人的身影,那个性子有些软,却认真、不服输的身影……
  “有些话还是不说为好。”王杰希自言自语道,“他是微草的未来,而今后的我只是个普通人罢了。”
  内心已经决定不给自己留下退路,于是打开手机定了一个极早的时间。
  “明天还是得早点儿走。”说完他就躺到床上,闭上眼睛。
  “咳咳咳!”
  连续不断的咳嗽声突然打破了夜晚的宁静。王杰希猛地睁开双眼,突然感到心脏好像针扎一样,这种感觉就跟在KTV时的感觉一样,好像——好像是明明意识到将要失去什么,却抓不住一样无力。
  王杰希翻身起床,打开门跑到隔壁房间门前,敲了敲门。
  “英杰,你怎么了?”
  屋里的人没有回答,回应他的是不停的咳嗽声。
  王杰希想起之前高英杰咳嗽后偷偷塞了什么在口袋里——小小的、有些许香气……一个不太好的想法出现在了他的脑海里。
  于是王杰希迅速找出备用钥匙打开了门,看到了屋内的场景。
  心疼,很疼。
  只见高英杰在床上缩成一团,用手捂住嘴不停地咳嗽。王杰希顿时身体一颤,因为他看到枕头旁有几朵血红的花,红得刺眼。
  “花吐症……”王杰希喃喃道。
  高英杰这才发现王杰希已经进了房间,于是连忙坐起来说:“队、队长你怎么……”
  话还没说完,他就发现王杰希的视线并不在自己身上。
  糟了!
  高英杰有些慌张地用枕头遮住身边的花,然后小心翼翼地说:“没什么的,队长……你放心,我会处理好这些……”
  突然,高英杰感觉肩膀一痛,只见眼前的人用力抓着自己的双肩,一瞬间感觉那个人好像变了,变得有些陌生。
  “没事?你会处理好?花吐症无药可解,你当我不知道?你是在拿自己的命开玩笑吗?”王杰希从没这样咄咄逼人,高英杰看着仿佛炸毛一样的队长,愣住了。
  队长……是在关心我吗?是因为害怕我死去才这样吗?
  王杰希感觉自己刚才有些奇怪,平常即使生气也不会表现太过明显,可是刚才为什么——为什么会控制不住自己?
  “队长……对不起,我不能说。”高英杰低下头咬着嘴唇,不敢与王杰希对视。喜欢队长什么的,还是开不了口啊……
  然后,高英杰就感觉抓着自己肩膀的王杰希的手在颤抖。
  “你打算就这样草率地结束自己的生命?那微草怎么办?你身边的朋友怎么办?你——让我怎么办……”
  语气中的痛苦,是高英杰从未听过的。
  他突然发现,那个看似无坚不摧的队长,也只是看似罢了。
  高英杰一愣,抬起头看向王杰希,有些不敢相信地说:“队长,你刚才说什么?”
  王杰希半弯着腰与高英杰对视,道:“英杰,你喜欢谁?”
  真的可以说吗?即使喜欢的人是队长也没关系吗?
  “我……”
  没关系吧,因为、因为眼前这个人是队长啊……
  “我喜欢的人……”
  是毫无保留付出所有的队长,是一直关心鼓励我的队长,是联盟中最好的队长,也是我最爱的队长啊……
  “我爱的人,是队长。”
  高英杰看着王杰希,坚定地把刚才说的话重复了一遍“我爱的人,是队长。”
  然后高英杰猛地低下头,脸颊通红,一瞬间甚至脑补了王杰希的n种可能回复。这时一双温暖的手把高英杰的脸捧住抬起来,高英杰便陷进了那双有着万千星辰的眸。
  “真巧,我喜欢的人……是你,高英杰。”
  这时高英杰感到唇瓣处传来柔软的触感,刚才说的话都在这个吻上一一得到了解释。
  是啊,我已经知道了答案。
  王杰希有些无奈地离开了高英杰的唇说:“小杰……闭上眼睛。”
  高英杰有些慌乱地道:“队、队长我……”
  “还叫队长?”王杰希挑眉,有些不满。
  高英杰终于冷静下来,双手环住对方的脖颈拉向自己,:“杰希……我爱你。”
  不等王杰希的回复,翻身把对方扑倒在床上,主动吻上,灵巧的舌撬开了王杰希的贝齿,不断地侵犯着领地。
  嗯,我也是。王杰希心里想着,双手覆在了高英杰的腰上,顺从地加深了这个吻。
  第二天早上王杰希缓缓地睁开双眼,坐起来打算活动一下有些僵硬的身体,顿时腰上传来阵阵的疼痛。
  “嘶……”
  见高英杰明明醒着却装睡,王杰希抬手敲了一下高英杰的头,说:“别装睡了。”
  “噗哧——”
  只见高英杰睁开双眼,有些调皮地眨了眨眼对王杰希笑着说:“早上好,杰希。”然后他起身微侧,轻轻地亲了一下王杰希的脸颊。
  王杰希的脸颊微红,回吻了一下,说:“早安,小杰。”
  早安,属于我们的明天。

【高王】(花吐梗)【1】

喜欢的请点一下小红心❤和小蓝手

梨子酒:

  果然想题目什么最麻烦了QAQ
作者【联文】:梨子酒, @欧阳玖
—————————————————————————————
【设定:第十二赛季王杰希退役】
  回微草的路上,大巴车。
  正当大家兴致勃勃地讨论着假期的计划时,刘小别突然大声喊道:“诶诶诶!一会儿我们去KTV放飞自我吧!”
  “听起来不错!小杰要去吗?”柳非回过头看向英杰道。
  “额……这个”高英杰下意识地看向坐在身边的王杰希,小声地问:“队长,你去吗?”


  王杰希把视线从手机上收回,转头看向高英杰,说:“我就不去了,别玩儿太晚。”
  “队长……”高英杰这才猛地想起,在刚才的发布会上,王杰希宣布退役并把微草队长的位置和王不留行账号卡一起交予了自己。高英杰清清楚楚地记得当时王杰希的眼神是那么亮——
  就像即使明天不可预测,但也看到了未来一样。


  想到这些,高英杰有些失落地低下头“那、那我也……”
  “欸?队长不去吗?”刘小别这时终于摘下耳机转过头看向王杰希道。
  “队长,一起去吧,就当……就当是我们为您送行。”柳非有些失落地说到。
  听完这句话,高英杰默默地握紧双拳,“送行吗……”
  王杰希略微思考,看着全队队员期待的目光,最后叹了一口气道:“好吧。”
  “耶!!!”车内爆发出一片欢呼声。
  王杰希看着大家闹腾着,好像想起了什么微微一笑,看向高英杰道:“小杰也会去吧?”
  “啊?当、当然!”


  去的KTV是微草战队庆祝和送行常去的一家,就在微草俱乐部的对面。
  王杰希站在KTV的大门前,隔着一条路望着立在微草训练营楼顶的巨大的微草标志,望着这个承载着自己的梦想与希望的地方。柳非原想上前让王杰希回神,却在看见高英杰让他们先进去的手势时了然地点头笑了笑,顺便还比了个“加油”的手势。
  这都什么跟什么……高英杰哭笑不得地看着大家进去,然后转身看向王杰希,愣住了。
  他的队长,看着微草,眉眼温柔。
  队长……其实很舍不得吧……高英杰不知怎的,心里有些发酸、发苦。嗓子里好像有什么东西一样,想咳却咳不出,很难受。
  这时,一只手轻轻摸了摸他的头。他抬头,看见王杰希含笑的眼。
  “队、队长……”
  “进去吧。”
  “啊……嗯,好。”


  王杰希和高英杰走进KTV,进入那个熟悉的包间,就在王杰希刚刚打开门时——
  “砰!”
  一瞬间,花筒里的礼花撒了王杰希和高英杰一身,紧接着微草全队成员喊道:“队长!下一次我们一定是冠军!”
  顿时王杰希愣住了,眼角突然有些湿润。
  是啊……十年了,我已经把我最宝贵的献给了荣耀,献给了微草,但是,我终究还是抵挡不住时间的流逝,虽然我离开了,但是……微草还有他们,还有英杰。


    高英杰拉了拉王杰希的衣袖,王杰希终于回过神,然后看见身边的高英杰微微一笑说:“进去吧,队长。”
   因为是职业选手,没人点酒,都各自拿了一瓶果汁喝着。
  “来来来,今天让我给队长来两句!”袁柏清一把推开一条腿已经站上点歌台的刘小别,一边从柳非手中抢过话筒,手指灵活地翻着歌单。
  “靠!袁柏清你能不能有点儿奶的自觉!冲这么快送死啊!”被推得踉跄了一下的刘小别瞪了一眼袁柏清,然后一屁股坐到了身后的沙发上。
  挑了半天,终于挑好。袁柏清冲王杰希笑了笑,说:“队长你别怪我,这是我师父逼我今天唱的!”
  大屏幕上赫然是五个字——你是我的眼。
  顿时,屋里响起了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王杰希挑了挑眉,没有说什么。既然队长都没说什么,大家也慢慢放开了,气氛逐渐热闹起来。


  “咳咳咳!咳咳……”
  一阵剧烈的咳嗽声打断了这份热闹。只见高英杰脸色苍白,用右手捂住嘴不断地咳嗽着。高英杰只感到嗓子火辣辣的痛,好像……好像有什么东西……
  王杰希有些担心地拍着高英杰的后背,问:“英杰,没事吧?”
  高英杰挡住了王杰希的手说道:“我……咳咳,我没事,刚才喝果汁时呛到了,你们继续……咳咳咳,我去趟洗手间。”然后高英杰就略显狼狈地起身推门冲向洗手间,连门都没有带上。
  “呼……”
高英杰迅速地关上门,然后靠着门滑落在冰冷的地板上,一直紧握的右手这时终于打开,只见一朵带有血丝的白色花瓣孤零零地躺在高英杰的手中。
  “咳咳咳……哈……哈……果然,那个人,是队长对吧。”
  即使用手捂住酸痛的眼睛,也抵挡不住眼泪流下。
  “队长……我该怎么办啊……”
  这时的王杰希皱着眉头望向刚才高英杰跑去的方向,看着他远去的身影顿时有一种很不安的感觉,就好像是……想要抓住但是抓不住的无力感……
  柳非碰了碰周烨柏的手臂道:
  “诶……感觉现在的气氛很不对劲啊,英杰怎么到现在还没回来?不会真出什么事了吧,刚才真是吓到我了……”
  周烨柏看了看王杰希,转头对柳非悄悄地说道:“队长眉头一皱,感觉要有大事发生。”


  刘小别看着这尴尬的场面,于是站起身道:“我去看看……”
  话还没说完,只见高英杰一手打开了房间门,另一只手撑在门框上,好像失去了往常的活力。他的脸色有些苍白,身体似乎还有些脱力。
  “咳咳……抱歉,让大家担心了。我身体有些不舒服,就先回去了,你们继续吧,不用管我。”
  高英杰说这句话时,眼神飘忽不定,有些心虚地看向王杰希,只见王杰希以一种担心中夹杂着疑惑的目光看向他,高英杰顿时有些慌乱,快速地把视线移向别处。
  “咳咳……要、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
  正当高英杰转身时,一个极为熟悉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时间也不早了,我和英杰就先回去了。”
  顿时高英杰身体一震,手有些颤抖地握着把手:“队、队长?”
  王杰希走到高英杰身边道:“一起回去吧。”
  “顺便,我有些话……想问你。”

大孙,生日快乐!
愿我们能够再次携手创造出属于我们的
                                                   繁花血景。
                                                        ——张佳乐